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-->诚信红黑榜-->正文
温州诚信典型︱“这时候破产就破产” 兄弟俩自掏腰包46万逆行武汉捐赠护目镜
来源:编辑:林靖发布时间:2020-08-12 11:53:00

 

  陈庆申,男,1973年1月出生,籍贯温州瑞安,致公党党员,武汉视佳医集团董事长;

  陈庆丰,男,1975年7月出生,籍贯温州瑞安,群众,武汉视佳医眼科(连锁)门诊总院院长。

  在湖北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隔壁,有一家眼科门诊部,平日里以视力矫正和验光配镜为主营业务。来自温州瑞安的一对兄弟经营这家门诊,弟弟陈庆丰是院长,哥哥陈庆申是董事长。在武汉市关闭离汉通道期间,他们为武汉医护人员募集20多万副护目镜,并坚持为医护人员免费修配眼镜。“几乎每天都是从早忙到晚,经常要加班,有时候一坐在沙发上面就睡着了。”陈庆丰回忆疫情期间的工作状态时说道。

  除夕夜的决定

  陈庆丰的加班状态,是从1月24日除夕开始的。当时,他和哥哥陈庆申已经回到了瑞安老家,准备和家人一起过年。

  除夕夜,陈庆丰得知武汉的疫情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“我跟夫人看那些疫情视频后,心里很难受。这是我生活的地方,现在情况这么危急。”正在这时,在武汉协和医院工作的一名医生朋友打电话向陈庆丰求助,告知医院有好多医生都要隔离,他们现在眼睛是完全暴露的。讲着讲着,朋友禁不住开始叹气:该怎么办?而朋友的叹气,也刺激着陈庆丰的神经。

  与口罩不一样,即使在医院,护目镜也是冷门,平时基本没有储备。那位医生朋友的求助电话让陈庆丰意识到,武汉市医护人员对护目镜的需求非常紧急,且数量巨大。

  陈庆丰兄弟俩是做眼镜的,没有做过护目镜。但在寻找帮助的过程中,他们了解到台州是全国的眼镜制造重要基地,生产大量护目镜,兄弟俩当即做出决定:去台州采购护目镜。大年初一一早,兄弟二人便出发前往台州,找到了生产护目镜的厂家。

  当天上午,陈庆丰兄弟二人出资28万元,加上部分朋友的爱心捐助,采购了3万多副医用护目镜。按照他们最初的设想,一回到温州,他们要立即开车把这批护目镜送往武汉。然而,温州到武汉一千公里的路程,刚回到家就要重回武汉,并不容易。

  “三万多副护目镜往地上一放,像一座小山,我就知道完了,我这怎么拖走?那时候内心很着急。”陈庆丰连忙发朋友圈求助,最后得到两名党员干部的帮忙,他们正月初一下午5点左右出发,通宵开车,到武汉已是凌晨4点。

  陈庆丰兄弟心里很清楚,每等一个小时,就可能有更多的医生得不到应有的保护。“这个事就是和时间赛跑。”

  摘下自己的护目镜送给一线医生

  星夜兼程的途中,陈庆丰在朋友圈里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:“一整天马不停蹄,一共收购32920副护目镜,总计78件货!已由浙江省台州市邮政局派专车免费运送!我和老大押车跟进!无比感恩……”他请有需求的医护人员留言写下联系方式和需求,以便到达武汉后尽快发放,结果有几百人留言。

  初二一大早,兄弟俩回到经营的门诊部门口后,不断有医护人员乘车赶来,有些医护人员刚从一线下来,神情疲惫,让陈庆丰恍如隔世。“跟我平时看到的医生都不一样,他们很疲惫很紧张,有的人走路都踉踉跄跄。”陈庆丰回忆当时的情景。

  武汉几乎所有的医院都有医护人员来,护目镜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发完了,兄弟俩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将这批护目镜搬到门诊里面去。“一个多小时全部发完了,发完了我们门口还有很长的队排着,这个时候我心里就很难受了,好像觉得我还能够做一些什么,心里非常不忍。这时候其实我已经感觉到了,别人做不了的事情,忽然全部一下子压到我们兄弟两个身上。”

  那天,就在人群渐渐散去的时候,又有三位医生赶来,其中一位女医生得知护目镜已经发放完时,竟然无法控制地痛哭起来。陈庆丰兄弟把自己佩戴的两副护目镜取下来送给他们,那也是门诊部里最后的两副。

  责任心驱使着陈庆丰不断前行。大年初三,陈庆丰发了一条朋友圈,求购护目镜和作为暂时替代品的大框游泳镜,号召大家一起接力支援武汉。这条朋友圈瞬间得到大量转发,陈庆丰迅速组建了三四个群,采购、沟通需求、对接……每个群里的志愿者都各司其职。这几个群共同作业,越做越专业,整个流程已经是团队作业。

  有意愿、有行动,带动更多的人投身其中,为武汉医护人员筹集护目镜的活动在全国范围内展开。热心的人们虽然互不相识,但却彼此信任、配合密切。一时间,陈庆丰兄弟俩的门诊部成了为武汉医护人员筹集护目镜的中转站,他们与其他志愿者一起,不分昼夜忙碌着。筹款、采购、运送、分发,每项工作都有条不紊,一环接着一环向前推进。

  心存恐惧,但无法阻止行动。在行动中,陈庆丰收获了更多的感动和力量。据不完全统计,从1月25日至今,陈庆丰、陈庆申兄弟二人通过不懈努力,累计筹集捐赠护目镜24万多副、替代泳镜5万多副。累计筹集捐赠款项达到230多万元,其中兄弟二人自掏腰包,共计捐款46万多元。

  那时陈庆丰问过他妻子出了这么多钱会心疼吗?妻子回,不心疼,这是救命,我很高兴。陈庆丰说为了这次疫情付出自己的努力,这时候破产就破产,是牺牲,没有人会嘲笑。

  从院长、董事长

  回归验光师和配镜师傅

∧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援鄂医疗队队员送给陈庆丰兄弟的两幅油彩画

  随着国家资源的集中调配,武汉市医护人员的护目镜问题得到解决。但是,因为疫情,武汉市几乎所有的眼镜店都关门停业,医护人员的眼镜维修成了一大问题。陈庆丰兄弟俩便决定,为医护人员免费维修眼镜。

  陈庆丰2月9日的朋友圈这样写道:“最近有4个朋友找到我,说是外省医疗支援队的专家眼镜损坏了,希望得到帮助。我说我们非常愿意提供帮助,而且可以专门开门工作!”

  陈庆丰的眼科门诊有450多名员工,因为疫情,负责修理和配镜的员工返回后都需要居家隔离,无法前来上班。陈庆丰和哥哥陈庆申从院长和董事长的位置,回归到了验光师和配镜师傅的角色。

  陈庆申虽然是磨镜片起家,但作为机构董事长,他已经二十多年不亲自操作了,而且,现在主要靠电脑制作镜片。然而,陈庆申却通过视频向员工学习。有一天陈庆申修理了接近20副眼镜,指纹几乎完全磨损,回家竟打不开电子指纹锁。

  “过了很多年以后,当我们再回忆今天我们为这次疫情做了什么,我的付出能够让我心安。”陈庆丰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