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-->诚信红黑榜-->正文
温州诚信典型︱老护林员的 “半生芳华”
来源:编辑:林靖发布时间:2020-08-12 11:59:00

  何振洪,男,1955年11月出生,籍贯温州泰顺,群众,乌岩岭生态林场专职护林员。

  何振洪,温州泰顺罗阳镇马联村、黄家岱自然村村民。他略显疲惫的面容,并不高大的身材,但大家说起何振洪,无论是保护区的干部职工,还是周边的村民,都纷纷竖起大拇指,亲切地把他称为“老何”。

  27岁进山守山林,一守就是39年……

  何振洪至今仍清楚地记得自己刚刚到泰顺乌岩岭林场(联营林场)参加工作的场景。那一年,他27岁,是个风华正茂的小伙儿,乌岩岭还是个人迹罕至的“原始森林”,没水没电,有的只是漫山遍野的花草树木、护林员肩上沉甸甸的责任以及内心深处的一腔热血……

  “何振洪做的事情很多人都做得了,但很少有人能做得到。”同事寥寥几语就将老何39年如一日守林护林的实干精神和奉献精神高度概括了。迷彩服、柴刀、雨具、手电筒……每次巡山,老何都要穿上他天天不离身的几样“宝贝”,一路上,看到山路边杂草高了,他就拿出柴刀“钩”几下,看到指示牌斜了,他会上前扶正……

  在餐厅兼办公室的小屋里,墙上贴满了巡护路线图及护林员职责,一本巡山日志上记录着何振洪的足迹:“2011年11月12日,多云,上午8:10-下午3:20,巡护路线为上芳香—高坪山—黄家岱,发现黄家岱有民工在砍伐毛竹,就上前进行森林 防火、资源管护等宣传,并进行了登记,共有6人,系福建寿宁人;2012年1月15日,阴,时间8:10-12:10,巡护路线为上芳香—高坪山,在高岱弯处发现一只黄腹角雉,为雌性……”

  在何振洪的工作中,不论阴天晴天都得进山巡查,每个月平均有20多天在巡山中,每日翻山越岭巡查40余里,两天绕辖区一周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有时候巡山一连数天也没个人说话,他只能对着大山“哟-嗬-嗬-”大叫几声。“在上芳香林区,我还看到过黄腹角雉做窝下蛋呢!”何振洪自豪地说。也许是因为他对大山的热爱,在枯燥的巡山和艰苦的工作环境中,何振洪始终是那么乐观。

  30多年过去了,乌岩岭已成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不仅被称为“生物种源天然基因库”,而且是“绿色生态博物馆”,成了泰顺生态建设的“金字招牌”,吸引数以万计的游客。何振洪也从当年的一个小伙儿,变成了头发花白的老人。

  29岁开荒造林,“看每棵树都像自己种下的”

  何振洪早已过了退休的年龄,家人多次劝他回罗阳碑排的家里享清福,可他舍不得乌岩岭的这些树。1982年,29岁的何振洪被村里推举,在15000亩荒山上整地种树。在如今的半岱林区,他当初一棵一棵种下的松杉,已经长成20多米的参天大树。39年里,何振洪辗转了三个林区,每次巡查时他总爱抱抱这棵树,摸摸那棵树,“看每棵树都像是自己年轻时候种下的”。

  林场收入低,家人多次劝他回城帮女儿带孩子,他却舍不得这些树。老伴只好上山来照顾他,一照顾就30多年。早些年的乌岩岭通往林区管理用房的只有林间小道,出行极其不便。对于护林员而言,住瓦房、喝山泉、啃咸菜、吃冷饭,是家常便饭。“他呀,巡山时中午都是吃早上带的冷饭。胃都吃坏了,得了慢性胃病。”老伴心疼地说。在林区工作,一两个月才能吃到一次海鲜,还是林区同事顺路带上来的。

  当时,在何振洪负责的芳香坪林区,邻近的几个村都是高山村,村民都有烧田坎草的习惯,森林防火隐患极大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老何一户户上门做工作,赢得了群众理解,很多人不再烧田坎。这几年,高山村民外迁,何振洪的防火宣传重心转向游客,同时还要开展松木线虫病等防治。他说,每次巡山总能看到野生动物,除了黄腹角雉、猕猴,还有野猪、蛇等。而每年春天,山脊上的防火线旁杜鹃花一齐开放,美得像是一幅风景画。

  39年来,何振洪包干的1万多亩山林从未发生过一起火灾,2014年他获评为县劳模,2011年被省林业厅授予“浙江省公益林建设优秀护林员”称号。

  63岁下山过年,“和家人吃顿团圆饭”

  何振洪目前所在的乌岩岭林场上芳香林区,海拔1000米高,从泰顺县城到这里需近1个小时的车程。“现在有路已经很好了,以前没有路,下雪天封山,连吃饭都是问题。”何振洪这样说。上世纪80年代住的是茅草盖的棚子,没水没电,只能喝山泉水,点煤油灯。没通车前,下山一趟尚算容易,但要挑着大米粮油走20公里山路上山,脚力颇好的他也吃不消。为了尽量自给自足,他开辟了一小块地种上白萝卜、油冬菜,用盐巴腌肉保鲜,只是高海拔养的鱼瘦得“皮包骨”。如今,三米宽的公路一直通到门口,何振洪依旧1个多月才下山一次。

  春节渐近,在山下万家灯火的团圆夜,距离泰顺县城68公里的乌岩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里,密林间掩映着几盏微弱的灯光, 4名护林员日夜坚守着4万余亩林区,66岁的何振洪便是其中一位。今年,已是何振洪进山守林的第三十九年。由于没人轮班,再加上春节进山的游客多,他在大山里度过了护林以来几乎所有的春节。“年三十就多炒几个菜当是年夜饭,门上贴上春联,给家里打个电话。”何振洪想了想道,但绝对不放鞭炮。山上的春节,很静。白萝卜汤、炒油冬菜、炖猪肉陆续上桌,何振洪熟练地拣出灶台里未烧尽的木碳,往火盆里一倒。靠着这样的取暖方式,他度过了山上一个又一个寒冬。

  “和山下的家只距离60公里,但我回去得太少,亏欠家人。”何振洪对家人有着深深的愧疚。以前夫妻俩都在山上,读小学的儿子周日要背着7斤大米到学校吃一周;孙子爱和他亲近,暑假会自己要求上山陪爷爷;母亲86岁了,而他很少在家陪母亲一起吃年夜饭,“去年杭州的弟弟一家回泰顺过年,我妈最开心了”,而他依旧缺席。2018年管理中心特意安排了工作人员替老何春节值班,他终于可以和母亲、老伴、儿子、儿媳、孙子,一家六口齐齐整整吃顿年夜饭,再叫上女儿一家拍张照片。等年过了,带上“全家福”,再进山守几年。

  日日与树为伴,少有亲友往来,山林里的时间很慢。跟在身后12年的黑狗,鱼缸里养了6年的金鱼,墙上已经泛黄的工作笔记,都见证着何振洪39年的执着与坚守……30多年来,何振洪的足迹遍布乌岩岭的崇山峻岭间;30多年来,他将大爱献给深山里的一草一木,他没有什么豪言壮语,但说的话字字激荡人心。乌岩岭98%的森林覆盖率,是无数像老何一样的护林人用青春汗水写就的,泰顺生态建设的不朽篇章,更离不开他们的执着与坚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