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-->区县动态-->正文
一辆自行车奖出的清洁家园
来源:温州文明网编辑:林靖发布时间:2018-01-12 08:01:00

图片来源:文成县文明办

  “谁要乱扔垃圾破坏环境,我第一个不答应。”这两天,67岁的百丈漈镇下石庄村民郑海清,有事没事就要骑着他的“大红花”自行车在村里转悠。尽管冬日的下石庄村早晨温度已低至零度,但骑车的郑海清依旧神采奕奕,每当有村民问起,他就会挺起胸膛说:“这车是镇里奖的,我骑着它来巡查卫生嘞!

  这一年,郑海清眼看着下石庄村从“一文不值”的破败古村落到如今的破壳重生民宿村,由衷体会到环境卫生来之不易,更是价值千金。跟郑海清一样,村支书赵小红也早早来到村里,带领村中党员和志愿者捡垃圾、巡查卫生。

  走在洁净的石头小巷上,赵小红对村中的发展如数家珍:左手边连在一起的18间房子,已经被上海的老板租走做民宿了;中间这栋正在装修的四合院,被县文联租走做文创园;右手边的“石门台”是被在云南经商的老乡承包走了,搞起来的民宿刚营业不久……赵小红把村子的发展归功于环境的改善,“要不是今年的清洁家园建设,估摸着村子还是‘嫁’不出去,我们还窝在臭味扑鼻、蚊蝇满天飞的小山村里。”

  赵小红所说的“嫁”不出去,并非下石庄村“长得难看”。相反,小村天生丽质。三条溪流穿村而过,四周青山逶迤相伴,村中遍布清代或民国时期的四合院,每座四合院中间都会有一个水塘。据赵小红回忆,前几年就一直有投资商来村里看点,但进了村子看见水沟里污水横流,四合院里的水塘臭气熏天,都摇了摇头,屁股都没坐下就走了。

  质变起源于今年百丈漈镇开展的清洁家园大比武活动,14个行政村每季设“最美村庄”3个,授予“最美村庄”牌子,并优先考虑工程项目申报工作,而排名末位的村庄,则授予“最脏村庄”牌子。同时,对农户家庭进行“卫生示范户”评比并授牌,并给予自行车、电磁炉等物质奖励。

  这样的大比武犹如一道催化剂,在下石庄村产生了强烈反响。河道脏了,村支书带着党员、志愿者撸起裤脚下河掏淤泥;水塘臭了,发动村民一起清理,再放几尾观赏鱼、种上浮萍;如今,天上蜘蛛网般的电线入地了,污水管网也建好了,村子里的牛栏都变成了咖啡屋了,来村里看项目的客商络绎不绝。在本月19日召开的百丈漈镇清洁家园卫生示范评比颁奖活动上,下石庄村以91分位列第二,拿到10000元的奖金。

  有人欢喜有人忧。盖后村在此次评比中拿到74分,成为“吊车尾”村庄而被授予“最脏村庄”牌子,该村负责人倍感压力。“当天晚上睡不着,躺在床上脑子里一直在想怎么改,下季度,坚决要把这牌子送出去。”评比过程中,大到违建乱点,小到地面烟头垃圾,大小14项标准都有相应分值,并实行交叉考评,由镇干部和其他村两委干部组成的考评组,对“六乱”整治的效果进行定期实地考评和不定期暗访测评。考核排在前五的村庄奖项目奖资金,而对于被亮牌的“最脏村庄”,原则上不给考虑项目安排。

  “脸面不清,如何相亲?”百丈漈镇长朱志斌打了个比喻,环境就如村庄的脸面,是打造美丽乡村、全域旅游的前提。脸面不清爽,投资商看不上不说,还会影响到整个镇的对外形象。“以往镇里也开展过许多次环境整治,但结果却总不尽如人意。”朱志斌坦言,环境整治流于形式是最大的弊端,检查来的时候搞一下,检查过了没几天,原来脏的地方还是脏,原来乱的依旧乱。相比秀丽的自然风光和丰富的景区资源,环境卫生是百丈漈镇发展全域旅游的一块短板。

  相比以往,此次环境整治行动更加突出奖优罚劣,让大家看到改善环境就能带来村庄发展,从而触发全民参与,自觉维护环境的鲶鱼效应。除了下石庄村,此次评比排名靠前的西里、西段、镇头等村都安排了西里庄园、山地运动中心、飞行营地、天湖庄园等亿元项目,村庄发展一下子就插上了翅膀。而经过评比拿到奖品,村民也会当做一种荣誉看待,比发一般的宣传品效果好很多。在这种奖惩机制下,百丈漈镇的环境整治工作在温州市二季度、三季度评比中分别拿到第六名和第三名的佳绩。(文成县文明办 通讯员 刘进希 王健 柳程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