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魅力温州 > 温州特产  > 列表

早安,温州糯米饭!

来源:温州文明网   编辑:施纯纯   2014-03-20 14:02:00

  当初《舌尖上的中国》让国人看得唾液腺兴奋的时候,网上便疯传起各地的美食帖子。那些富有地方特色的佳肴,还有记忆里暖胃的家常小吃,让我们这些远在异地求学或是工作的人心动又心酸。尤其是温州特有的糯米饭,没有了它作为早餐的日子,似乎更显得单薄无趣了。

 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“地道”的温州人,因为从小就跟随父母在上海生活,大学又在北京,在南北两地间不断磨合着。这种各地漂泊的日子似乎让我有了随遇而安的适应性,因而我对温州的了解不多,连方言也说得洋腔洋调。要是计算起真正在温州生活的时间,可能不到八年。然而即使习惯了大都市的生活,我还是更偏爱这个熟悉又陌生的“老家”。也许记忆模糊了,时间逝去了,我还是会时不时记起它,每年都会回去看望它——这个被很多国人认为富得流油的宝地,也被很多人误解为唯利是图的水土,我的眼里它是美的,它有它的韵味,就像是那一碗碗早餐店里还热腾腾地溢着清淡香气的糯米饭一样,让我魂牵梦萦。我想,这一生,我都不会忘记这个味道,因为那是家乡最熟悉的味道……

  五岁那年回温州看望外婆,有天早晨和一个阿婆一起去吃早饭。一个镇上随处可见的小餐车,车上摆着个大大的木桶,里面冒着热气,还有纱布包裹着四周。一旁的老板娘吆喝着,手里还不停地忙活。我不知道木桶里是什么,只是听着那个老板娘笑眯眯地用方言问我要吃什么。我并不太懂,只是不说话。婆婆就问我:“囡囡,我们吃糯米饭,好不好?”我只好怯怯地点头了。“老板,来两碗5角钱的糯米饭,再来两碗豆花。”老板娘很娴熟地用一个铁碗舀着那木桶的饭,然后把摆在一旁的各种馅料加在饭上。她的动作很利索,不一会儿就“扫荡”了所有的食材盒子,接着又从桶里舀了些饭盖上,用大勺按结实了,随即又转身去盛了一勺汤汁浇在饭上。豆花呢,则是白嫩嫩的,融着些紫菜和虾皮(虾米,方言里称“虾皮”),还缀着葱花,略带些棕色的酱汁。

  看着这两碗东西摆在我面前,我有些傻眼,像是做了一场梦似的。这对我的“冲击”着实有些大,上海人从来不吃这么“花哨”的糯米饭,而且价格也贵很多。上海的糯米饭总是甜甜的白糖心,包在塑料袋里变成圆球状,最多加一根油条,哪里会有这样的糯米饭呢?一碗满满的饭,表面镶嵌着些肉末儿,白色的糯米染着淡淡的棕黄,用勺子拌一下,会发现里面别有洞天:酥脆金黄的油条碎末儿、腌酸菜、萝卜丁儿、满是浓汤味儿的香菇片……吃一口,糯米带着它本身特有的软香,有韧劲儿却不会让人感到咀嚼费力。浓汤和着饭和各种馅料让本无味的糯米瞬间有了各色的口感,还有些咸津津的味道。若是觉得吃着太干,就喝一口豆花儿。那是我第一次尝到的家乡的糯米饭,也让我痴痴地贪恋上了。那时花5角钱可以得来如此丰盛的早餐,让一个小孩子觉得世界上的东西并没有想象的那么“贵”。

  高中时回温州念书,学校里的早餐都是各色的炒饭,不免有些油腻。但是后来多了新品种——芥菜糯米饭,色泽油亮的一碗泛着淡淡的绿色。虽然吃着略带苦味,却和黏密的糯米搭配得恰到好处。此后,这个窗口的队伍总是最长,而且迟来一步就可能售罄。也不知道,多少懒汉为了能吃上这么一口早起过……

  现在,许多温州的同学都在异地求学。离开温州的日子,除了生活上的不习惯,还有肠胃上的“恋家”。在微博上,他们总是叨念着从前有糯米饭的早餐。身在北京,我也同样这样“贪嘴”却不能如愿,只能看着那些诱人的图片,嘴里口水情不自禁地“汹涌”起来。好像很多地方,都没有把糯米饭当早餐的习惯。我认识的许多北方同学,他们都觉得糯米饭当早餐吃是很让他们不解的事,因为糯米不好消化,而且制作工序上也费功夫。他们说的倒是不错,只是对于糯米饭的情有独钟,可能只有温州人能体会吧!我们就好着这一口,改不了,爱很深……

  多想每一个早晨,醒来可以看到桌上静静地躺着一碗秀色可餐的糯米饭,然后心满意足地道一声:“早安!”(许瑞雪)

  

  

相关新闻:

主题活动

  • 221122.jpg
  • QQ图片20160202154644.png
  • UPJJUFX7)HEP)0QKS%A0TB9.jpg
  • 未标题-1.jpg
  • bj20151118.jpg
  • QQ图片20151105163314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