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-->文明播报-->正文
温州三乐亭里飞出的慈善之歌
来源:编辑:王路发布时间:2018-11-05 09:06:00

  “不好意思,早上去仰义做活动。刚又接到市民政局电话,中午要去送快餐,今天实在没有时间接受采访了。”10月30日,记者来到位于市区府前街的温州三乐亭采访,三乐亭负责人蒋进福对记者说。说完,他留下匆匆的背影。

  2008年,经营水果批发的蒋进福放下了生意,接棒伯伯蒋善元,成为三乐亭的负责人。10年间,他在烧伏茶的三乐亭周围,凝聚成一支公益队伍,慈善活动的内容更为丰富,形式更为多样。

  蒋进福说,他不遗余力做慈善,是对伯伯的承诺。富起来的温州人,对慈善是越来越用心。

  凌晨3时挑井水

  煤粉混着黄泥捏成球

  之后多次采访蒋进福,他次次都穿着三乐亭的围裙,风风火火地安排三乐亭义工烧伏茶、做早午餐,忙过一阵才有空坐下来喝口茶,跟记者聊起了温州的慈善事业。蒋进福是市区仓桥人,今年59岁。他说,成为三乐亭的一员,是伯伯对他的影响。

  蒋进福的伯伯叫蒋善元,曾在温州蔬菜行当会计,因为常帮邻里写家书,很受大家尊敬。蒋善元退休后,在仓桥宫给人烧伏茶。蒋进福说,四十多年前,伯伯等人只在一年最热的三伏天烧伏茶,给干体力活的人喝。

  他回忆,每天凌晨3时,伯伯就起床了,到温州第六中学(现温州市实验中学)边上的八角井挑水,他被吵醒后也跟着去。由于井水少,伯伯要下到井底用瓢舀水。挑完水,伯伯还会自制“煤球”。“当时可没有现在的蜂窝煤,普通人家只有煤粉,也不便宜。伯伯自己上山拉黄泥,用煤粉混着黄泥捏成球。这样的煤球烧起来也旺,而且耐烧。”蒋进福说。

  到了1978年,蒋善元和另两位老人在一棵大榕树下搭棚,夏烧伏茶冬施粥。因为大家都不富裕,每人从自家米袋中抓一把米,凑在一起熬成粥。

  后来街坊邻里很多人下海经商,一部分人的腰包鼓起来了,捐款的人也多起来了。1988年,蒋善元等人集资在大榕树下原地建亭立碑,取名“三乐亭”。三乐,意为“行善者乐、受助者乐、大家乐”。在当年的石碑上“三乐亭碑记”依稀能辨认出,有单位出资的,如“五星羊毛衫厂200元”“鼓楼街道300元”……也有个人出资的,30元、50元、100元不等。

  一场事故令他触动

  放下生意专心做慈善

  改革开放的春风“催生”了三乐亭的建成,也改变了蒋进福的人生。

  1980年,时年20岁的蒋进福离开温州矛牌剪刀厂,下海经商。2000年,他揣着积攒的存款,跟着姐姐一起做水果批发生意,做得“风生水起”。由于忙于生意,他很少关注伯伯和三乐亭。

  直至2008年蒋善元去世,蒋进福与三乐亭有了交集。蒋进福陷入回忆:“那天,我运水果到上海,家里打电话给我说伯伯快不行了,一直喊我的名字。我连夜赶回家,伯伯见到我说,‘钱够用就行,有钱要多做善事’。他希望我接手三乐亭,继续为有需要的人烧伏茶。”

  一边是蒸蒸日上的生意,一边是伯伯的托付,蒋进福内心十分纠结。那段时间,他一边做生意,一边去三乐亭帮忙。而在一次重大事故中的公益行动,让蒋进福最终作出选择——全身心投入到三乐亭。

  2011年7月23日,动车在温州发生追尾事故,全社会展开救援。蒋进福得知后,第一时间组织了十多名三乐亭义工,筹集物资赶赴现场,并连夜烧制盒饭送给伤员和救援人员。“除了我们,还有许多义工队伍赶来帮忙,照顾伤员。那一刻我被感动了,我感受到了慈善的力量,大爱的力量。”之后,他把生意交由姐姐打理,自己成为三乐亭的一名“全职”义工。

  蒋进福的女儿蒋梦祾说,父亲成为专职义工后,比上班还要忙,每天凌晨到三乐亭烧伏茶,忙完一天回家倒头就睡。

  大榕树下三乐亭

  慈善事业开枝散叶

  “我们还能不能做更多?”蒋进福每天想着,三乐亭从原先三位创始人,到后来发展成二三十人,他接下来要如何发挥团队的力量,做更多的事,帮助更多的人。

  在蒋进福的带领下,三乐亭如今不仅是伏茶点,还开展了其他慈善活动。因为看到环卫工人清早啃冷馒头充饥,他号召大家烧茶之外每天熬粥和准备小菜,为环卫工人和周边的孤寡老人免费提供早午餐。每逢节日,还提供腊八粥、汤圆、粽子等。

  得知哪里受灾,蒋进福必定第一时间发起捐款呼吁,带着三乐亭义工给灾区送去一车车的物资,带去最实在的帮助。记得2016年9月15日,台风“莫兰蒂”重创泰顺,蒋进福在慈善微信群里发起捐款,短短几小时募集2万多元爱心款,次日备齐物资赶赴泰顺。

  蒋进福不满足于只在“家门口”做慈善,于是他们周末带着特色小吃进社区、今年夏天把伏茶送到快速公交BRT一号线、把温州传统小吃摆到温州马拉松比赛现场等等。

  “现在的慈善都是抱团,而且是全民做慈善,老中青各个年龄层都有。”蒋进福说。三乐亭如今还成了学生慈善实习基地,每到周末或寒暑假,许多学生义工来到这里帮忙洗碗、擦桌子等。

  女儿为父亲点赞

  慈善融入生活很快乐

  蒋进福说,他专心从事慈善,离不开妻子的理解和支持。开始,他放下手头的生意,妻子难免有些想法。后来,她看到这种慈善带给人家的好处和别人的赞誉,从不理解转为支持。

  谈及父亲,蒋梦祾说,她也是从一开始的不理解到现在的支持,还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。

  有一天凌晨,天还黑着,她被父亲洗漱的声音吵醒,询问得知父亲要去烧伏茶。“自从做义工后,他每天早出晚归,忙得连家都顾不上。我想不明白,只是烧伏茶,怎么会这么忙。他也很少跟我们说他的事。”蒋梦祾说。直至后来一次聊天,父亲讲了许多三乐亭做的活动,她突然意识到,原来父亲和其他义工发挥余热,为社会做了这么多有意义的事。

  大学期间,蒋梦祾去过几次三乐亭帮忙,有时也会捐一些钱。蒋梦祾说,身边的朋友知道她的父亲在三乐亭,路过也会捐款,有个开蛋糕店的朋友还给三乐亭捐赠面包。

  谈及父亲的慈善热忱,蒋梦祾说,她很骄傲有这样的父亲,慈善已经融入了日常的生活中。“我认为做慈善的人,是快乐和幸福的人。”她说:“这从我父亲身上就可以看到。”(温州晚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