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-->文明创建-->正文
让爱“轻装上阵” 简约婚礼越来越多,我省大力推进婚俗改革
来源:编辑:编辑发布时间:2024-05-07 10:08:00

  “五一”小长假,各地迎来了一波结婚小高潮。但甜蜜之下,不久前“江西农村彩礼涨到50万元”等彩礼的相关话题再上热搜,引发热议。

  彩礼,是婚嫁中的重要议题,也是当下年轻人婚姻焦虑原因之一。今年年初,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审理涉彩礼案件司法解释,针对司法实践中存在的彩礼认定范围、彩礼返还原则、诉讼主体资格等重点难点问题予以规范,已于2月1日起正式实施。

  不仅是彩礼,近年来,全国不少地方出现的喜宴铺张、低俗婚闹、随礼攀比等习俗,常常让喜事变了味、走了调。为此,全国大力推进婚俗改革,浙江也先后确定三门县全国婚俗改革实验区和两批37个省级、48个市级、240个县级婚俗改革实验区,实现全域联动。

  在“95后”“00后”成为结婚主力军的当下,婚嫁大事发生哪些改变?婚俗改革改了些什么?年轻人买账吗?日前,记者深入多个改革实验区寻找答案。

  年轻人开始选择简约

  没有约定俗成的彩礼,没有凌晨早起的接亲,没有昂贵相似的婚庆策划,也没有尴尬繁琐的相互敬酒,去年10月,“95后”宁波姑娘周允举办了一场“四无”婚礼,收获了意想不到的好评。

  “不仅难忘,还节省了近10万元。”和很多新人回忆婚礼时觉得十分繁琐不同,周允如今回忆起自己的婚礼,依然觉得省心又圆满。当天,夫妻两个人自己主持婚礼,将婚礼办成了一个小型派对。

  对每对新人来说,婚礼是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一场仪式,往往强调仪式感。“四无”婚礼仪式感缩水了吗?在周允看来,并没有,她认为这是现在年轻人尝试摆脱传统流程的束缚,用自己的方式去表达爱与承诺。

  这样的变化,在湖州从事婚庆策划10多年的陈韵薇也有明显感受。“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户外婚礼、草坪婚礼,基本都是‘95后’,他们提出不希望婚礼流程太繁复。”陈韵薇说,目前自己接触到的这类婚礼占到四成左右。

  迎合年轻人喜爱的方式,全省不少婚俗改革实验区在婚姻登记服务上下起功夫。舟山市普陀区在莲花洋畔设置爱情主题公园、中式和现代颁证大厅及海岛婚俗体验馆,为每对新人打造从“缘起”到“缘定”的领证路线,让“海誓山盟”成为真实场景;湖州市吴兴区结合江南水乡元素,把婚姻登记服务从政务大厅搬进了西山漾城市湿地公园,连理桥边、玫瑰瀑布下、“丝韵江南情缘吴兴”婚俗文化馆里都有新人打卡的身影;台州市三门县在全省创新设立“县长颁证日”,由县长等县领导为新人在旅游景区、公园等户外颁证基地,进行集体颁证、集体婚礼活动……

  省民政厅社会事务处相关负责人介绍,浙江省一直很重视婚姻登记机关标准化建设,这项工作曾先后写入省委、省政府文件和“浙有善育”重点任务清单,目前全省101家婚姻登记机关场地建设全部达到国家3A级以上,并建成特色户外结婚登记颁证基地181个。这些“最美”婚姻登记处,都将领证的氛围感拉满,发挥婚姻登记机关在婚俗改革前沿阵地作用,让传统的“轻登记、重婚宴”向“重登记、轻婚宴”转变。

  小仪式促进大转变。吴兴区婚姻登记中心一亮相就颇受新人欢迎,年接待新人登记超5000对,九成前来的新人都参与了一系列以“简约不简单·浪漫不浪费”为主题的体验活动。

  事实上,办婚礼对于年轻人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负担。相关机构发布的《结婚行业洞察白皮书》显示,我国年轻人办婚礼的平均花费高达17.4万元,是新人双方月均收入的8.8倍,且有42%的新人会在实际花费中超出预算。

  其实,婚礼要怎么办,本来也没有标准答案。“从古时的六礼,到新中国‘50年代一张床,60年代一包糖,70年代三转一响,90年代星级宾馆’,每个年代都有不一样的体验。”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副院长蔡宁认为,年轻人的“四无”婚礼,是在时代变迁潮流更迭中做出的新选择,是破旧立新的探索,应当给予鼓励。

  从源头革除旧风陋习

  新旧观念之间,必有激烈碰撞。

  “一定要好好操办!”德清县下渚湖街道下杨村姑娘黄凌燕直言,去年刚定下要简办婚礼那会,父母坚决反对。

 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,结婚是“终身大事”。蔡宁指出,这暴露出两代人思想上的代沟,在父母辈眼中,婚姻礼俗更是一种社交文化,其背后被赋予更多现实意义,如人情世故、礼尚往来。“引导婚事新办简办,父母长辈亦是关键人群。”蔡宁说。

  “过去有段时间,家里父母为了给儿女风风光光办婚席,有时甚至要去借钱。”舟山市普陀区展茅街道黄杨尖村红白理事会会长徐夫根回忆,那时村里攀比之风盛行,酒席动辄三四千元一桌,甚至连酒席上摆放的香烟品牌都会暗暗较劲。

  作为普陀区婚俗改革示范村,黄杨尖村改革的第一步就定在了移风易俗上。2021年村里成立了由村两委、老干部、村民代表等组成的红白理事会,将简办婚丧礼俗写入村规民约。同时村里依托文化礼堂作为婚事简办阵地,实行酒席菜套餐制度,推出千元左右一桌的酒席套餐。

  “刚推行那会,很难,村民们说‘我花自己的钱,跟你有什么关系’,我们只好来来回回谈。”徐夫根感慨,红白理事会属于群众性自治组织,能采取的措施就是“游说”。

  这一点,德清县民政局副局长张镭也颇有感触。他表示,婚俗改革的落脚点在家庭,更多属于私人领域范畴,政府部门要介入、引导并改变并非易事。

  去年在舟山市召开的全国婚俗改革暨“跨省通办”现场会上,民政部相关负责人提出,要妥善处理好婚俗改革中的公与私、破与立、官和民、软和硬、长和短的关系,以更加人性化、更易于群众接受的方式,破除婚嫁陋习,形成良好社会风尚。

  张镭介绍,德清在婚俗改革中,重点在全县13个乡镇建立了婚姻家庭辅导驿站,将婚俗改革的触角延伸至基层,加强村委会、社区等单位的组织管理作用,潜移默化地进行“移风易俗”。

  改变,正在悄然发生。

  “我们说服双方父母,在文化礼堂举行了简单的中式婚礼,花销不到3万元。”黄凌燕怎么也没想到,因为这场婚礼,她后来还在村里大会上领了一个新风文明奖,“父母拿到证书后乐坏了,这可比大操大办更有面子。”

  “我们希望用身边人讲身边事,放大榜样的示范效应,让群众自觉参与到婚俗改革中来。”下杨村党支部书记黄灵强欣喜看到村里婚俗氛围变得焕然一新。“如今文化礼堂里,宴席规格从每桌几千元下调至1000元。”

  显然,婚俗改革,改的是铺张浪费、奢靡之风、天价彩礼,改的是让婚姻大事回归到爱与责任正轨上。这与近年来中央一号文件多次提到的“高价彩礼、人情攀比、铺张浪费”等不良风气治理不谋而合。

  早在2018年,民政部就将婚俗改革作为一项重点工作进行研究部署,并推动省、市、县级婚俗改革实验区建设。浙江在推进改革过程中,协同构建新型婚育文化,各地搭建家风家教、简约婚礼、婚姻家庭文化教育等示范基地162个,开展新婚课堂、金婚庆典等活动1500余场,举办集体婚礼300余场,集体颁证活动1800余次。

  改到位还要做系列文章

  民政部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,2023年全国结婚登记数为768.0万对,较2022年上涨了约12.4%。这是自2013年以来,全国结婚人数连续9年下降后首次回升。有专家分析,除去人口比例、经济等因素,不良的婚俗成了此前年轻人不愿结婚的原因之一。

  有不少年轻人的爱情就败给了彩礼。最近,杭州姑娘小许(化名)就因为18.8万元的彩礼和来自北方的男友分手了。“其实,我们彩礼虽然有点高,但我们家就我一个女儿,到时候还会添一点作为嫁妆带去。”说起分手缘由,小许至今都觉得有些委屈。

  根植深厚的文化背景,加上复杂的现实情况,让“彩礼”这个话题的热度一直居高不下。不过如今,各地针对彩礼的改革动作也接连不断:江西省抚州市规定彩礼不能超过具体地区村民人均年收入的3倍;甘肃省定西市明确婚嫁礼金不超过5万元;四川省凉山州提出婚嫁彩礼最高不超过10万元……不久前,江西崇义县出台的“零彩礼”“低彩礼”家庭礼遇机制更是引发热议。

  当下,无论是政府倡议,司法保障还是国家改革,其内涵核心是一致的,都是为促进婚姻幸福、家庭和谐、社会稳定。

  家是最小国,国是千万家。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、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丛虎就曾表示,浪漫、和谐、文明的婚礼习俗不仅能够增进新郎新娘、儿女亲家乃至亲朋好友之间的感情,一定程度上对社会和谐起到“润滑剂”的作用。

  “但思想观念的转变不是一蹴而就的,它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,各地在落实过程中也要遵循当地风俗、经济发展等规律。”蔡宁指出,相关部门要循序渐进,将治理与引导相结合。

  无疑,婚俗改革考验着各地政府在基层治理中与群众打交道的能力。

  记者注意到,婚俗改革实验区在探索中,建立健全婚姻家庭服务机制成为婚俗改革的重要抓手。

  舟山市普陀区婚姻登记管理服务中心,为每对来办理结婚登记的新人提供甜茶、苦茶和回味茶共3道茶,分别寓意着婚姻家庭的互爱、磨合与反思,登记的新人在婚姻辅导老师带领下,通过品茶交流,更好地认识婚姻、建立良好的家庭互动沟通机制。

  嘉兴市海盐县婚姻登记管理服务中心则开设了婚前测评窗口,为准新人提供婚前心理测评,对于测评发现的问题提供心理咨询专项服务,面对面进行心理辅导。

  “我们发现,越来越多的年轻夫妇,尤其是90后小夫妻,愿意接受婚姻辅导。”在舟山市民政局社会事务处处长左良凯看来,开展婚前辅导,可以帮助新人做好进入婚姻状态的准备,努力从源头上减少婚姻家庭纠纷的产生。

  眼下,全省各婚姻登记机关都通过购买服务、公益创投、招募志愿者等方式,引入第三方社会组织以及婚姻家庭咨询师、心理咨询师、社工师、律师等专业队伍进驻,常态化、专业化免费提供心理疏导、纠纷调解、婚前教育、法律咨询等服务。线上线下同步开展,触角不断延伸至基层村(社),目前全省设立服务站点1480个。

  破旧立新,让爱“轻装上阵”,官方和民间都在共同努力。可以期待的是,当文明婚俗新风逐渐成为社会主流,“天价彩礼”等陋习必将随之改变。

  他山之石

 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红山区:积极推进婚庆产业与文化旅游、乡村振兴融合发展。当地通过“政府搭台、企业唱戏”,探索婚俗与文旅、餐饮、住宿、商业、文创、非遗等领域跨界融合,促进“婚庆+产业”专业化、集聚化、标准化发展。同时,当地常态化举办年度婚旅产业博览会,积极谋划建设婚庆文旅小镇、婚纱摄影基地、婚庆用品商业街、婚姻礼服加工基地和婚庆用品专业市场,倾力打造特色婚俗品牌。

  陕西省宝鸡市金台区:该区组建专业婚姻家庭辅导团队,下沉到全区11个镇(街)、68个村、56个社区,开展婚前辅导和宣讲,帮助新人树立正确的爱情观、婚恋观、家庭观。面向社会公开招募国学、民俗、法律、心理领域专家学者,组建金台区婚姻家庭暨婚姻文化宣讲团,列出宣讲“清单”,由各镇(街)根据实际需求“点单”,全力推动良好社会风尚的形成。

  重庆大足区:该区充分利用本地现有资源,着力打造婚俗文化教育基地,为推进婚俗改革提供良好支撑和特色载体;同时利用大足石刻博物馆、南山公园、天华百卉园等资源,打造5个婚俗文化阵地,让游客在欣赏精美石刻艺术的同时,领略传统婚俗文化魅力;打造文旅融合婚恋阵地,利用海棠香国历史文化风情城,建设婚恋主题特色街区和婚俗文化展示厅,展现各个年代优秀婚姻家庭文化。

  (记者黄宁璐根据全国婚俗改革暨“跨省通办”现场会交流发言材料整理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