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文明评论  > 列表

是非与道德

来源:温州文明网   编辑:叶娇慧   2017-01-10 10:16:00

  孰是孰非,大是大非,常人基本有个大概判断。可问题来了,何为是,何为非,以是为上,还是以非为尊,在我这等常思多虑之人看来,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讨论。也许在更多人眼中,这不是一个值得花费时间去思考的问题,或许也谈不上是个问题。

  好似社会中的确存在这样的共识:是就是,非就是非,价值取向的标准向“是”看齐,向“非”远离。但这样有时候就难免招来非言之罪。

  为什么我们需要扬是斥非?因为我们常行“非”事,需要通过对其对立面的“是”的高度赞扬与维护,去抨击和消减我们的“非”。最简单的道理莫过于坏事做多了,对社会造成了恶劣影响,引人效仿则会加剧社会的道德崩塌,从而使之进入无序状态,因此我们需要确立一套使之有序的制度,更要让人清楚“非”的诸多不善,而“是”的价值就是这个制度的核心。

  因时而变,因地而异。根据国情、民情、文化、历史的诸多原因,外在的“是”的实际投射产物如法律、体制、规则等是可以改变的,但基本的对“是”的认同,我们的改变其实不大,亦或是说是在传承的过程中实现了进化,将陋观去除,留下了精华,虽有改变,但也在逐渐适应中将其归类为原本便存在的。

  数千年,自人类历史文明存在以来,我们基本的关于人性的思考便一直没有停下,慢慢地形成了我们的道德观,这也自然是我们的社会观、世界观、价值观的根基。

  要是我们做出的一些决定脱离了我们的道德,则会出现诸多矛盾,这时候去讽刺道德之约束,有时候是很不得体的。因为你事先便未将道德这一关键因素考量进去,那就是你的错。这本是你先行的“非”,若是你再携“非”而惩“是”,那便是要落得个道德的井,成了真正的恶。

  但凡涉及道德之矛盾,必是这社会之根祸。如拆迁,时有人忽略了国人重土难迁的思想,无视了他人热爱土地的特殊情感,或者是忘记了“取之有道”的常识而做出了不合理的补偿情况,那便等同是在剥削,必然是要遭来些反抗的。

  若非是社会矛盾之复杂,若非是社会言论之开放,若非是公众自省精神之觉醒,我断然是不会说这话的,不是不敢说,而是说了别人也难以看见。

  近些年,医患矛盾、警民冲突之怪象有有增多之势,原因为何?与其找公民之法律意识如何低下,与其说是对医院等场所的保护不够重视,与其说是警察执法权力的被限制,不如说是社会中是是非非的价值取向产生了混乱,这个时候我们更应要正本清源。如果医生作风正派,认真对待每一个生命,要是有谁敢进入医院打砸,必然是要被淹没于公众的口诛笔伐下;如果警察文明执法,行的直坐的正,要是有人敢肆意侮辱警察之权威,必然是会跳出一大波真实民意的声音去保护警察的权益。

  事有相对,以偏概全还是以全概偏仍值得商榷,但无论怎样,针对一些特殊的职业,个体的不作为和滥作为往往就成了一些人道德中的把柄,成了诟病该一类整体的素质普遍之不高、形象普遍之恶劣的借口。就如同该类群体中的个体若是做了善美之事,也往往会成为一些人道德中的标杆,成了赞扬该一类整体的情操普遍之高尚、精神普遍之无私的理由。

  这番话是说给三种人思考的:第一种、某个人做了坏事,只是因为其是某个特殊职业的人群,就开始给其行为挂职业标签,硬要给整个群体抹黑;第二种、某个人做了好事,就开始极尽赞美的宣传,为了拔高其事,更是要将其相同职业的人一并讴歌,体现平凡之伟大;第三种、是非观存在不道德之症状,常以道德作为武器,去给他人的行为下定义,这种行为的自身也常常僭越了道德的权力。

  是非的正常判断应是道德,因为数千年文化与历史的积淀,我们的先辈早已领悟了道德的魅力与伟大,但以道德论是非,更重在自觉,更要求每个人内心的纯净,人人为君子,则天地大同。可惜,现在所谈之道德,早已变成了“四不像”,虽然还是保留了道德的基本价值,但我们对这些价值的认识仍然较于平庸。(周成洋)

相关新闻:

主题活动

  • 221122.jpg
  • F35)1FFSVZ4~XJ1)@WLGKFX.png
  • 20169920_副本.jpg
  • RSLX@BD{QS~7%3$~XQ7I]~G.png
  • 715_副本.jpg
  • QQ图片20160620155732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