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-->文明评论-->正文
冬至话饺
来源:温州文明网编辑:林靖发布时间:2017-12-25 06:59:00

  岁寒凛冽,冬至而至。作为一个节气之节与传统之节,冬至,北方食饺正当季。民俗说:“冬至不端饺子碗,冻掉耳朵没人管”,“大寒小寒,吃饺子过年”

  中国的节日,历来离不开食物的加持,比如冬至与春节的饺子、上元的元宵、端午的粽子、中秋的月饼,腊八的粥……当一种代表性物食物成为某个传统节日的代言,获得民族性的普识性认同,那么必定与这个民族的文化心理有关,就必然携带着民族的生活与文化特征。中国的传统文化节日成为舌尖上的节日,一是出于中华民族对食文化的推崇;二是缘于中华文化对实用性的推崇。

  而饺子却不单单如是。作为多个重要节日不可或缺的因子,凝结在饺子里的隆重仪式感,让这碗热气腾腾的饺子,上升为一种文化的图腾。并且经过历史文化的沉淀,成为固化在民族血脉里的一种浓厚情结,节时食饺,团圆食饺,喜庆食饺,祭祀食饺……

  最早关于饺子的记述出于2600年前《礼记》,上载道:“稻米二、肉一,合以为饵,煎之”。 而源自1700年前“医圣”张仲景“冬至舍药”之说更源远流长。传言他见白河两岸乡亲肌寒交迫,骨瘦如柴,不少人耳朵僵冻溃烂,心不能忍,辞官踮间为民行医。冬天刚到,他让弟子在南阳东关搭棚支锅,把羊肉、辣椒和驱寒药材一锅同煮,熟后捞出切碎,用面皮包成耳朵状的“娇耳”再煮制成“祛寒娇耳汤”,每人两只娇耳一碗汤服后周身血液上涌,两耳发热,寒气顿消,冻耳很快治好。

  一种吃食,在医圣的初心里只为温胃祛寒救人,不承想一路传承,却演化出了博大精深的饺子文化。明朝的《明宫史·史集》记载除夕吃饺子情景,“五更起……饮椒柏酒,吃水点心,即扁食也。或暗包银钱一二于内,得之者以卜一岁之吉。”清代《燕京岁时记》载:每届初一,无论贫富贵贱,皆以白面作角食而食之,谓之煮饽饽,举国皆然,无不同也。”从此,饺子作为贺岁之食,相沿成袭,流传至今。

  一只小饺子,地域不同,滋味各异,而里面共通的却始终是深沉的情感与念想,既寄予着对圆满、富足的普罗性期望,又承载着对丰硕与收获的共同性渴盼,所以在与中国传统文化相互渗透融合后,成为隆重节日里中国人最爱的美食。饺子形如元宝,有招财进宝之意,天生自带好彩头。过年吃饺子取“更岁交子”之意,“子”为“子时”,交与“饺”谐音,有喜庆团圆和吉祥如意的意思。 “纵有珍肴万席,不如饺子一垫”, “共观新故岁,迎送一宵中”。这顿 “更岁饺子”的喜庆,会让人想起张爱玲说“过年的白馒头上点了红点,多可爱”。这热闹,会让人想起老舍写的《北京的春节》:“除夕真热闹。家家赶做年菜,到处是酒肉的香味。男女老少都穿起新衣,门外贴上了红红的对联,屋里贴好了各色的年画。除夕夜家家灯火通宵,不许间断,鞭炮声日夜不绝。”

  饺子,是对四时节序的遵守,是对自然与劳动的尊崇,也是出于一种感恩与感念。这些,是饺子仪式感的本源。北方关于饺子的俗语很多,但大多与时令节气有关。比如:“初一饺子初二面,初三合子围锅转。”“头伏的饺子二伏的面,三伏的烙饼摊鸡蛋” “冬至饺子夏至面” “冬至不端饺子碗,冻掉耳朵没人管”。节气是中国人尊重自然、顺应自然的鲜明体现,节日吃饺,并先敬奉先人,体现了人们一直以来对自然的尊崇以及感念。比如六月六芒种收割了麦子,北方要用新麦磨面做饺子上坟。再比如在古代,冬至是祭天祭祀祖的日子,北方这日,许多地方也要做饺去祭拜先人,而剩下的水饺则全家人分享。

  如果说饺子呈现的四时节序之美,节日仪式之美,内涵之美令饺子美食与文化担当之地位难以撼动,而流淌在其间的亲情之爱则让饺子能更长久的流传。比如远行时与归来时的那碗热乎乎的饺子,熨帖的何止是身心,还有一生都难已忘怀的祖母的味道、母亲的味道以及家的味道。(乐清文明网 刘艳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