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-->文明评论-->正文
移风易俗须要政府唱主角
来源:编辑:王路发布时间:2018-11-07 15:31:00

连月来,温州各地纷纷召开移风易俗改革推进会,颁布新规,倡导婚事新办,丧事简办,力促转变观念,推进社会文明。笔者在点赞的同时,呼吁政府挑起移风易俗的大梁,对新规落实执行到位,敢于对文明陋习动真格。

温州人敢为天下先,在“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”思想号召下,温州率先发展个体私营经济、股份制经济,创造、积累了大量财富。人的腰包一旦鼓起来,奢华浮夸的风气也随之而来了。婚事从传统的“四大件”发展到必须车子、房子一应俱全,随喜红包动辄成千上万,丧事耗费少则三五万,多则数十万甚至过百万。这股风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,至现今新时代一直经久不衰。家财万贯显摆自己本无可厚非,但无疑是带了个坏头。毕竟社会富裕程度还不高,大部分人解决温饱问题尚不久,至多处于“小资”水平,农村更不必说。他们对此不堪重负苦不堪言,试问谁心甘情愿为一顿喜酒花去数月工资?哪个家庭愿意一场丧事花费数年积蓄?然而明知这是社会歪风陋习,却很少有人大声疾呼公开反对。中国人讲人情,慕虚荣,随喜少了会觉得没面子,不厚葬怕被斥不孝子。这既是主观上的顾虑,也是客观存在,社会确实普遍存在道德绑架。

既然个人“怕面子”无力改变,那难题只能求助组织,交给政府。对这种婚丧嫁娶陋习,政府并不是没有看到。先是要求村居成立红白理事会,试图消除婚丧嫁娶大操大办现象,而后又对国家公职人员操办酒席进行规范。但由于“风俗”不是一下子形成的,它具有长期性、群体性、伦理性、凝固性,改革必定会触犯到私利。于是乎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酒席分开办,红包私下发,制度实施以来鲜有人因此而处理,相当部分村委会的“一约四会”形同虚设,成效并不明显。  是不是政府部门不该趟浑水?还是闲事管多了?答案显然不是。历朝历代统治者都很重视对民风习俗的引导,比如《史记·李斯列传》写道:“孝公用商鞅之法,移风易俗,民以殷盛,国以富强。”政府对两个文明建设负有主导责任,民间的陈规陋习一定要管,问题在于管要分清主次,在于讲究方法,在于力度把握。要先管好党员干部、公职人员,严格执行移风易俗新规定,对违反者严肃依规处理,以党风政风带动社风民风。日前,泰顺县一干部违反移风易俗有关规定受党内警告处分,这是好现象。它及时向社会传递了移风易俗不走过场要动真格的信息,今后更要做到发现一起查处一起。执纪执法务必从严,党和政府才有公信力。东汉史家班固说过:“教者,效也。上为之,下效之。”奢靡之风由少数富人传导给社会,文明新风亦可以由广大党员干部引导给社会。为官为政者以身作则,崇尚节俭,风清气正,老百姓自然上行下效,带动整个社会风气根本好转。要大张旗鼓宣传新风尚,把移风易俗与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、传承良好家风家训等结合起来,树标杆学榜样,形成正确的舆论导向,使革除陋习倡导新风观念入耳入脑入心。

移风易俗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,需要循序渐进,久久为功,建立起长效机制。我想,政府敢于管“闲事”挑大梁唱主角,倡导婚俗新风,鼓励厚养薄葬,真正实现婚事新办丧事简办,老百姓会发自心底拍手叫好。(文成县文明办 蒋经洲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