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最美风尚 > 温州好人  > 列表

永嘉“公益妈妈”自办安康家园 收留重度残障人士

来源:温州文明网   编辑:施纯纯   2016-06-14 08:10:00

  

8年来,赵丽娟将心力都给了安康家园。潘祝平 摄

  安康家园经过修整和扩大,呈现温暖的粉色。

  因无钱翻新自住房,她家的宅基地现在荒废成村民的菜园。

  赵丽娟目前在安康家园旁边租民房居住。

  位于永嘉上塘的重度残疾人托管中心安康家园,住着49名重度残疾人。8年前,永嘉女子赵丽娟决定拿出所有的积蓄,让这些本来毫无关系的人拥有一个家。创办家园8年来,赵丽娟用自己建房的钱改造扩建安康家园,目前自家危房坍塌只剩一处地基;为了抽出时间照顾病人,她将自己的广告公司关闭;原本小康富裕的一家,为了这些毫无血缘关系的人,她还负债10余万元……

  红色与绿色 大家和小家的鲜明对比

  安康家园位于上塘浦口村的一座小山上,粉红的外墙,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。8年来,这里不断翻新和扩大,收留的残疾人也越来越多。而不远处赵丽娟的家,由于危房坍塌,目前破败得只剩一个地基。8年以来,由于一直没能翻盖新房,目前已成为其他村民的菜园,和家园的粉红色相比,这里却是绿得刺眼。每当赵丽娟路过自家,地基上插着的几根钢筋,仍像一根根刺扎得她心头直痛。

  “2009年,我家正在进行危房重建,此时安康家园也刚好获得审批建设。选好地址后,我临时让工人将建房的材料移到了山上来建造家园。”赵丽娟说,这件事成为她愧对家庭的一个心结。安康家园光基础设施建设她就花了50多万元积蓄。当家园建成残疾人入住后,除去政府补贴的部分,许多费用仍需赵丽娟自掏腰包。这让原本小康水平的家庭有些入不敷出。

  “此后,几乎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在安康家园中,对自家的房子已没有精力和金钱去重建,就这样,原拆原建的审批期也过了,房子永远也建不成了。”因为心怀愧疚,赵丽娟称自己尽量不带丈夫来村里的老家,以免丈夫伤怀。为了方便照顾病人,目前她租住在家园旁边的民房,丈夫则蜗居在不足20平米的复印小店里。

  爱心与狠心 “家人”和家人的不同待遇

  在赵丽娟的计划里,安康家园能容纳残障人数30人,但目前已有49人入住。这里收留的都是重度残疾人,有的能简单地进行交流,有的只能常年躺在床上。“每一名送来这里的孩子,各自都有一个辛酸故事,每当我看到他们得不到好的照顾时,真的不忍心拒绝。”对于这些残障儿童来说,赵丽娟绝对是一位称职的“妈妈”。

  “照顾他们,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和耐心,他们不仅会大小便失禁,有的甚至不能正常进食。”5岁的杉杉来这里已有一年多,她因患有脑瘫,吞咽能力受限,需要赵丽娟和护工轮流喂食,每餐要喂一个小时。杉杉还会突发癫痫,高烧不退,几个月前的一天凌晨,她突然高烧。凌晨3点,赵丽娟独自一人抱着杉杉去医院打针,但杉杉非常闹,从3点一直到5点,吊瓶仍没挂上。最后在一名好心大婶的帮忙下,两人一起将杉杉手脚按住,才成功输液。得知杉杉并非赵丽娟的亲生女儿时,大婶一脸难以置信。 近50名人员中常有人生病,赵丽娟说,一旦有人生病,她不在家园就在医院。

  但对于丈夫和孩子,赵丽娟满怀愧疚,觉得自己对他们太狠心。8年来,她没为丈夫儿子做过一顿热饭菜,和他们过过一个节日。有时候忙起来,和丈夫一个月见不到一次面,对上高中的儿子的学习也无暇照顾。由于担心儿子辍学学坏,在儿子提出要去当兵时,她极力支持。目前,儿子在南京军区当兵,丈夫吃住在自家的复印店里,她自己却给没有血缘的残障人士服务。她给了他们一个家,自己的家却并不美满。

  是聪明还是傻 一笔永远都算不清的账

  这样做好事,要是没有“好处”,谁会愿意?在村民眼里,赵丽娟就是这样一个不折不扣的傻子。

  永嘉县残联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2014年之前,每名残疾人一年的补助费用为1.2万元,之后为1.5万元,家境较好的残疾人家属会交一些护理费。安康家园其他费用都由赵丽娟私人承担。赵丽娟也粗略算了一下,1.5万元的补助中,5000元的低保金直接给残疾人家庭,家园收1万元;6名护工的每月工资2万多元;伙食费月支出2万多元;大小便失禁重度残障人士,需要常年戴尿不湿;几个幼儿每月还需额外数百元的牛奶费;公共设施常被大家无意识用暴力破坏,常要维修……最让赵丽娟担心的是他们一旦生病,支出就成为无底洞。

  赵丽娟为何要这么做?她讲了这么一个故事。10年前的一天,她路过永嘉山区,一个孩子正被他的母亲拿着木棍追打,母亲边打边哭:“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东西,家里盐都买不起了,你还在家尿裤子,我打死你算了。”当时,赵丽娟就想,能有个地方集中照顾这些残障儿童就好了。

  这个善意之举,究竟值得不值得,这笔账永远都算不清。

  埋怨又心疼 他自称是永嘉最委屈的男人

  除了当初50多万元被挪用在家园建设之外,8年时间,夫妻两人将复印店绝大部分收入都用在了家园里,如今,两人还欠着10多万元的债务。

  昨天下午,赵丽娟的丈夫黄志兴一边在复印店干活,一边诉说自己是永嘉最委屈的男人。“有时候根本不能理解她的所作所为。”黄志兴说,自己也是支持老婆做善事的,但没想到妻子这么全心投入。由于没有精力打理,她索性将广告公司关掉,夫妻俩没少吵架。“我们几乎就是分居两地,我衣服自己洗,饭自己做,赚了钱还要给家园。有时候想她了,去家园看看她,她还忙得没空理我,我曾经好多次想要离婚,但最终不了了之。”

  赵丽娟也对丈夫充满愧疚,但她知道丈夫还是非常心疼自己的。刚开始,见妻子经常要送病人去医院,黄志兴用自己的下岗买断股金,按揭给妻子买了一辆大众轿车,而自己却常穿着50元两件的T恤。

  他称自己虽然憋屈,但对妻子仍十分钦佩,“以前,她买上千元的衣服很平常,外出应酬埋单很大方。现在,她也几乎没有应酬了,因为她不喜欢老是让别人埋单。”渐渐地,老黄也被妻子影响,每当复印店里生意好,他就会多买点好吃的送过来,可以说这家开在上塘环城北路的复印店生意好坏,直接和家园的伙食挂钩。

  目前,赵丽娟获评首届永嘉爱心人士,并已上报温州爱心人士的选评。随着家园收留的人数越来越多,“公益妈妈”赵丽娟也在担心,她的家园还能支撑多久。(温州商报)

相关新闻:

主题活动

  • 221122.jpg
  • QQ图片20160613095143.jpg
  • KPR~NBU6ZP]SA1WZ((6$~HO.jpg
  • QQ图片20160324130637.jpg
  • QQ图片20160202154644.png
  • UPJJUFX7)HEP)0QKS%A0TB9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