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-->最美风尚-->温州好人-->正文
洞头职教中心学生自发成立“关爱小组”,爱心接力照顾“轮椅男孩”
来源:温州文明网编辑:林靖发布时间:2019-10-29 09:06:00

  10月28日中午,天空下着小雨,洞头区职教中心2018级电子商务班的患先天性肌肉萎缩症的学生叶奕岑下课后,在该班多名男同学的帮扶下,来到了近300米远的学校食堂,和同学们一起开心地享用午餐。

  自去年9月份以来,不管刮风下雨、清晨晚间,在校园里,大家总能看到这些忙碌的大男孩们进行着爱的接力,他们轮流背着或抬着叶奕岑的身影,成为校园里一道“最美”的风景线。

图片来源:温州都市报

  短短的距离对于轮椅上的他却是巨大困境

  叶奕岑,腼腆、阳光,瘦小。他五六岁时,双腿肌肉逐渐萎缩,12岁时不幸被确诊为天性肌肉萎缩症,从此,他不得不面对行走能力的逐渐衰退和轮椅上的生活。

  2018年9月,叶奕岑如愿成了洞头职教中心2018级电子商务班的一名学生。“当初,我和家里人都担心因为身体原因不能被录取。”叶奕岑说,“即便被录取了,校园生活仍然是个艰巨的挑战。每隔一段时间我就要去治疗一次,行动都需要家人帮助,怎样面对全新的校园生活呢?”他对校园生活有着更切身的忧虑。

图片来源:温州都市报

  洞头区职教中心教学楼每层间有24个台阶,教室和实训室之间有近300米距离,从教室到实训室,普通人只需要走几分钟。可对于患先天性肌肉萎缩症的叶奕岑同学来说,这短短的距离,对坐在轮椅上的他却是巨大的困境。

  为照顾孩子学习,开学第一周,叶奕岑的父亲叶华征几乎在校园“陪读”,上下学接送,中午来送餐,甚至课间也要来帮忙,背着叶奕岑往来于教室和实训楼之间。其间他再断断续续打些散工。加之叶奕岑母亲去年因病去世,这位中年汉子分身乏术的无助感,让学校老师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
  同学自发组建“关爱小组”实施轮流帮扶

  “开学第一周的一个晚自修,我就和同学们商量能否组成一个‘关爱小组’帮一帮叶奕岑。第二天,很多男生自愿报名。我们班级共有35名学生,其中男生23名。他们自愿组成10个组,每组2-3人,循环帮助叶奕岑。”班主任郑梦瑶说,从此,在校园里,这些大男孩们进行着爱心接力,他们轮流背着或抬着叶奕岑的身影,往返于教室、实训楼、食堂,成为校园里一道爱的风景线。

图片来源:温州都市报

  “下课后,我就背叶奕岑去食堂。”同学潘勋业说,“刚背上他时还挺轻松的,走到中途就感到吃力,但我必须咬牙坚持下去。”自去年9月份开学以来,潘勋业几乎没有缺岗,“我们有许多共同语言,都喜欢动漫,而且也喜欢交流。”

  “上学期,4个多月,上学100多天,勋业就背着我来回食堂200多趟。”叶奕岑把每一天都记在了心里,“课间如果要上厕所或者取什么东西,班里的男同学怕我不好意思说,大家都会主动来帮我。”

  林韩豪个子高高的,如果“关爱小组”有同学临时有事不能帮助叶奕岑,他都自告奋勇地去帮扶叶奕岑,“其实,我应该感谢叶奕岑给我提供这样一个奉献爱心的机会。初中时,我隔壁班有个同学腿受伤了,也是几个同学一起帮助他的,让我很感动。当时,我没机会帮他。现在,我们班同学一起帮助叶奕岑,感觉这种互助友爱的氛围非常好。”

图片来源:温州都市报

  洞头区职教中心采用封闭式教学,平时除了叶奕岑每天下午放学后由其父亲接回家,其他学生都需要住校。去年的一个周五,台风来袭,校园路上多处积起淤泥和积水,迎风难以行走,又恰逢同学们赶着离校返家,叶奕岑望着窗外的大雨,“这么大风雨,怎么回家呀?”

  潘勋业看到此景后将叶奕岑背了起来,还有打伞的、在后面保护的,大家一起迎着风,踩着水,从学校实训楼一直背到校保安室,一起等着叶奕岑的父亲来接。在保安室里,两名打伞的同学衣服早已湿透,潘勋业也上气不接下气。面对叶奕岑父亲的感激,“关爱小组”成员们微微一笑,他们说“爱心接力”责无旁贷。

  爱心接力温暖着他快乐坚韧前行

  为方便叶奕岑打饭,学校为他开辟了“绿色通道”。每当“关爱小组”为奕岑打饭时,大家都主动让道。“我们尽最大能力,帮助每一个敢于追逐梦想的人。”洞头区职教中心副校长邱守建说,入学以来,奕岑在各方面表现都不错,他对知识的渴望和坚韧的毅力,感动了校园内的每一位师生,“‘关爱小组’的同学们用实际行动践行雷锋精神,助力一位身残志坚的同龄人找回了笑容,收获了友情。”学校还通过助学金补助免除了他的一切学杂费用。上学期,叶奕岑凭着优异的成绩和表现获得了奖学金3000元。

  在“关爱小组”的帮助下,叶奕岑没请过一天假,没迟到一堂课,没误过一次餐点。“我们喜欢奕岑脸上的阳光”“他有一股顽强的学习劲头,我们更应该帮助他”“他身上的精神让大家很感动”……谈起叶奕岑,“关爱小组”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,像一颗颗小小的太阳,温暖着叶奕岑,也温暖着整座校园。

  “孩子上初中时,因为接送、送餐,我只能打一些零工,家里本身也挺困难,只能靠我一个人养家。去年我把孩子送进洞头职教中心,一开始我也很紧张、忐忑,不知道该怎么办,也怕学校不接收我们。现在有这些孩子帮我们,我可以放心地去挣钱,他们为我的家庭减轻了很多负担和压力。这一年多以来,奕岑的笑容越来越多了。我们全家都非常感激学校的这些孩子和老师!”叶奕岑的父亲叶华征说起“关爱小组”,感激满怀。(洞头区文明指导中心  温州都市报)